最精准的一波中特公式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物要聞
視力保護色:
記者實地探訪長城保護修繕現場
長城保護 久久為功
日期:2019-04-19 瀏覽次數: 字號:[ ]

長城修繕現場

蜿蜒的長城上,花香飄過。

拌漿、碼磚等聲響交織,長城修繕技工們弓腰工作的身影,增添了別樣的美。

北京箭扣長城南段修繕工作正在進行。

長城修繕刻不容緩

箭扣長城,距北京懷柔城區30公里,因形如“滿弓扣箭”得名。它東達山海關,西通嘉峪關,西南則連接八達嶺、居庸關,軍事地位險要。近8000米的城墻在燕山峭壁上跌宕蜿蜒,有“萬里長城最險段”之稱。

登上海拔958米的節點,舉目遠眺,能清晰看到三道來自不同方向的長城如三條絲帶,結成一個大大的花結。

“因軍事地位險要,這里的長城敵樓密集,墻體高大,以磚石包墻、碎石填心。”北京市文物局局長舒小峰介紹。

歲月變遷。特殊的地理環境造成的水患、地震、雷擊、植物根系等,都對長城產生了不可小覷的破壞。

此次修繕之前,箭扣段已面臨一系列病害威脅和破壞:墻頂樹木叢生,一些位于地勢險峻處的邊墻出現坍塌殘損,磚石墜入深谷,地面酥散破碎,危及結構安全,雙側垛口墻帶箭孔大部分坍塌。此外,“驢友”踩踏等也加速了長城磚石破損。舒小峰說,修繕箭扣長城,減緩其自然風化和損毀的速度,已然刻不容緩。

2016年,箭扣長城啟動修繕工作,目前,最負盛名的天梯和鷹飛倒仰兩段共1003米已完工。

今年1月,國家文物局正式批復箭扣長城東段和南段修繕方案。未來3年,合計2772米的長城和17座敵臺敵樓將完成修繕。

材料運輸不易? 修繕技術難

從山腳下到山上,是羊腸小道,樹林密布、雜草叢生、坡陡路滑。記者拄著山桃木枝作的手杖,手腳并用、呼哧帶喘攀爬了近一個小時,才來到了長城之上。

蜿蜒峭壁上修長城,將條石、白灰、水等修繕材料運輸上山,難。

“我們需組織農用車一次上山倒料,再用騾子二次上山馱料,馱到不能行走處,設集中臨時堆放點,一人趕一頭騾子,每天馱4到5趟,每趟馱240斤,再由臨時堆放點三次采用人抬肩扛。一人一天背10多趟,方磚一次背2塊,城磚一次背3塊。” 運輸的高師傅說,坍塌滑坡的條石采用爬坡方式, 架子、爬坡機、絞磨、人抬等倒運,由200多米山谷倒回的條石需多次倒運至歸砌原位。異常艱苦的勞動,讓騾子累得站立不住,每天都會為它們加玉米、黑豆等吃食。

修繕工程所在區域是嚴重缺水區,借用最近農村300米深井提水,需經4級揚水,鋪設近3500米管道保證施工用水。

長城保護修繕是科學嚴謹的研究性項目,如何修復好,更難。

程永茂,施工單位總工程師,雖個頭不高、頭發花白,但身體矯健,絲毫看不出他63歲的年紀。

“城墻依山勢而建,沒有垂直線、水平線,城磚、石料的尺寸、角度各有特點。” 程永茂說。15年的長城修繕中,他總結出“隨層、隨坡、隨彎、隨舊、隨殘”的施工原則,不但每一塊城磚均為手工修整,黏合時還要使用桐油摻和白灰勾縫,勾成“蕎麥棱縫”或者“泥鰍背縫”;盡量使用老磚,如需添配新磚,要選用優質傳統工藝燒制的城磚、方磚。

?“這段墻體采用三順一丁和十字縫兩種做法,施工中嚴格控制暗丁及拉結,條石砌筑控制拉丁石,坍塌部位地基鑿成倒馬蹄狀,保證基礎穩定。” 程永茂邊說邊向記者指看修繕的區域,看不出有明顯修復過的痕跡。

“在152號、153號敵樓前后,保留下的樹是九棵山桃、山杏,約莫有手腕粗細。它們長在斜坡上,不影響排水。而且樹齡比較長,已經和磚石緊緊抱在一起。就像醫生看病一樣,我們會定期對這些樹檢查,一旦發現對墻體結構有威脅,就進一步制定解決方案。”舒小峰說,箭扣長城的維修始終遵循 “最小干預”的原則,并注重周邊環境安全。

2000年至今,北京已開展了近百項長城保護工程。在修繕過程中還充分利用無人機、傳感器等技術對長城本體保存現狀、險情“病害”進行全方位數據采集,制定搶險修繕方案。

用正確理念? 下繡花功夫

長城歷經時間洗禮,大部分已經成為殘跡。如何既保留歷史之痕、時間之美,又保證文物安全,是一個棘手的難題。

“箭扣段長城保護修繕工作是北京長城文化帶建設的一個縮影,展現了長城保護的理念演變、模式創新、技術提升。”宋新潮說。

長城修繕必須遵循不改變原狀、最小干預、真實性、完整性等中國文物保護原則。

宋新潮強調,長城保護不僅要確保長城本體和周邊環境安全,也要保護長城所承載的價值內涵。

不可否認,由于時代觀念和技術的局限性,當代人所開展的保護修繕工作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長城的現狀,一些歷史上的不當干預甚至會減損長城的文物價值。

“因此,現在很多專家強調最小干預原則,就是要把干預限制在保證文物古跡安全的程度上,用最小的人為干預,解決影響文物安全的病害問題,特別是結構穩定性問題,確保文物安全。” 宋新潮補充道。

首先要精準勘察,用繡花功夫抓好勘察設計環節,找準病害、對癥下藥。

宋新潮介紹,要堅持預防為主、原狀保護原則,做好日常保養維護和局部搶險加固,這是今后長城保護工作重點。我們要堅持價值優先、整體保護原則,將研究工作貫穿長城保護項目始終,充分理解長城價值內涵、形制特色,以及局部點段與長城整體的價值關聯,這是保護工作的前提和基礎;要堅持因地制宜、分類保護原則,根據類型特點、環境狀況等客觀條件,有針對性地制定長城保護措施。而對于價值突出、具備開放條件的長城點段,則按照不改變原狀、最低程度干預原則進行修繕,保護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價值及體現這種價值的狀態。

同時,國家文物局將重點加強長城保護修繕項目事中事后監管,組織專業機構和專家赴多地開展工地檢查和技術指導,每年舉辦長城保護的專題培訓班、工作會議等,引導地方樹立正確的保護維修理念,提升保護管理能力,避免出現過度干預、不當干預等問題。

保護長城? 需要你我

“長城伴著我長大,我對長城有特殊的感情,守護好長城是我的責任。”長城專職保護員赫金悅告訴記者。

為實現精準管理、精細守護長城,北京聘請了專職長城保護員。

赫金悅是箭扣長城山腳下西柵子村土生土長的,今年43歲了,他自己算了算,為了做好巡查工作,去年爬了102次長城。

“長城專職保護員每周至少兩次對所分管的長城本體、附屬設施及其周邊歷史環境、風貌、長城保護標志和有關防護設施進行全面巡查,清除長城本體及周邊垃圾;對在長城本體上進行刻畫、噴涂等違法行為進行制止;此外,還要對非法攀登未開放長城的人員進行勸阻,對破壞長城本體、盜竊長城構件等違法犯罪行為,立即制止,通過拍照、錄像等形式取證,做好詳細記錄,向長城所在鎮人民政府報告。”舒小峰介紹。

我國大量的長城分布在交通條件差、自然條件惡劣、人跡罕至的山區、戈壁、草原等區域,管理、巡查、維護難度非常大。

“推動全民參與長城保護也是提升長城保護水平和效果的重要途徑。”宋新潮強調。

按照《長城保護條例》第十六條的規定,國家文物局出臺了《長城保護員管理辦法》,督促、指導地處偏遠的長城段落所在地政府或者其文物主管部門聘請當地群眾擔任長城保護員,對長城進行巡查、看護,并對長城保護員給予適當補助。

據統計,目前全國已有長城保護員超過3000人,各省區市長城基本實現了保護全覆蓋。

近年來,國家文物局撥專款為長城保護員提供了巡查設備和裝備等,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基層文物工作者裝備嚴重缺乏問題。

“國家文物局非常支持各類社會力量參與長城保護工作。近年來,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小站’等社會組織在引導公眾參與、宣傳保護理念、開展青少年教育等領域進行了大量嘗試,發揮了重要作用。”宋新潮說。

2016年開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保護長城加我一個”全民公募項目。這是中國國內首個利用社會力量和社會資金用于長城文物本體保護維修的公募項目,目前已啟動的長城箭扣段二期、喜峰口段保護維修所需資金,大部分來源于社會募集。

此外,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還聯合騰訊、英特爾等科技企業,北京大學等高等院校,以及部分民間組織,在項目實施過程中進行了維修理念、管理機制、宣傳推廣、科技創新等方面探索。

為進一步加強長城保護工作,共享各地長城保護、研究與利用成果,促進長城文化傳播,2018年6月,長城沿線保護管理機構、相關專業研究機構,共同發起成立了“長城保護聯盟”,并發布了聯盟章程。下一步,“長城保護聯盟”將在長城統一標識、統一解說、統一宣傳,以及長城保護管理相關理念、經驗、技術交流等方面進行探索和嘗試。

凝心聚力? 久久為功

根據《長城保護總體規劃》,我國各時代長城資源分布于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山東省、河南省、陜西省、甘肅省、青海省、寧夏回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15個省區市的404個縣(市、區)。在2000多年的營造史中,先后歷經了我國古代的春秋戰國、秦、漢、唐、明等12個歷史時期,現存長城文物本體包括長城墻體、壕塹/界壕、單體建筑、關堡、相關設施等各類遺存,總計43000余處(座/段)。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長城保護工作。國家文物局于2010年完成資源調查、2012年完成長城認定、2015年完成信息系統、2016年指導地方完成省級規劃編制、2018年完成《長城保護總體規劃》編制。2019年1月7日,國務院正式同意規劃。2019年1月22日,文化和旅游部、國家文物局聯合印發該規劃。

據了解,2005年至今,中央財政撥付長城保護專項經費超過25億元,組織實施了一批長城保護修繕項目。2016年以來,中央財政累計投入4.47億元,組織實施105個保護修繕項目,并在2018年重點開展了甘肅、青海等省汛期長城險情隱患排查和保護工作,有效消除了部分安全隱患,改善了長城保護狀況。

“今后,國家文物局將繼續推動實施《長城保護總體規劃》,以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為契機,督促各地切實履行長城保護管理責任,完成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公布工作,確定公布國家級長城重要點段名單,編制完成并公布省級長城保護規劃,強化各類長城保護隊伍建設,全面推進長城價值及保護管理研究。同時,加大推進長城保護領域創新力度,深入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創新長城保護項目管理模式,啟動長城監測預警體系建設,更好地發揮長城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的獨特作用。”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表示。(徐秀麗)

責任編輯:高游
打印】 【關閉
 
最精准的一波中特公式 刮刮乐怎样看编码中奖 极速赛车开奖有什么规律呢 足彩最新预测 浙江二十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600万彩票平台是正规的吗 5分PK10计划 十分彩平台违法吗 兰州十一选五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官方停售 快乐赛车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