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准的一波中特公式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色:
儋耳故地 包孕瓊州
?——寫在習近平總書記參觀海南省博物館一周年之際
日期:2019-04-12 瀏覽次數: 字號:[ ]

2018年4月13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蒞臨海南省博物館參觀“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三十周年成就展”。當參觀到儋州市三十年市容新舊對照圖片時,他問:“歷史上海南是否有個郡叫儋耳?”當時我在旁邊陪同,隨即回答:“是的,漢武帝在元鼎六年派兵平定南越呂嘉叛亂之后,又遣伏波將軍路博德渡海收海南,并于次年在海南設儋耳、珠崖兩郡。從此海南正式納入中國版圖。”隨后,習近平總書記又饒有興趣地與大家聊起了儋耳郡與珠崖郡都城變遷的歷史。言語間,充分體現了他對海南歷史的了解與關注。

儋耳,海南歷史之古國

儋耳郡為何地,讓習近平總書記如此感興趣?

儋耳,海南歷史之古國,亦為漢郡,為海南島最早的郡縣之一。《山海經·大荒北經》曰:“有儋耳之國,任姓,禺號子,食谷”。遠古,“儋耳”已遠近聞名。那時候,海南島與大陸已有著密切的聯系。《尚書·禹貢》記載:“島夷(海南)卉服,厥篚織貝(棉織)……錫貢”。“錫貢”,當時是一種“命而貢”的比較穩定之特殊朝貢關系,較一般的慕義向化關系更為密切,它說明海南島土著與大陸漢族之間早就存在著十分密切的往來關系。

據《漢書》,當年伏波將軍路博德與樓船將軍楊仆是“自合浦、徐聞南入海,得大洲,東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地以為儋耳、珠崖郡”。儋耳郡蓋漢武帝沿古稱而名之。當時,儋耳郡與珠崖郡所領之縣有玳瑁、紫貝、茍中、至來、九龍五縣。依考古調查,漢儋耳郡的郡治在今儋州市三都鎮沙地新村東,瀕臨北部灣。其中,儋耳故地包括了以今儋州市為中心的海南島西南部的廣大地區。它和珠崖郡的設立,標志著海南島正式納入漢廷統治。

方外封疆,儋耳傳奇

海南置郡之初局勢并不很穩定。由于珠崖數歲一反,漢元帝于初元三年(前46年),罷珠崖而并其地入合浦郡。自此,海南島與大陸之間便處于一種游離狀態。至三國,東吳孫權遂征朱崖,欲打破這個局面。

《三國志·孫權傳》記載:黃龍二年(230年),孫權“遣將軍衛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澶洲。澶洲在海中,長老傳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將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山及仙藥,止此洲不還,世相承有數萬家,其上人民,時有至會稽貨布,會稽東縣人海行,亦有遭風流移至澶洲者。所在絕遠,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數千人還。”

“夷洲及澶洲”中的“夷洲”乃臺灣已為定論,但“澶洲”,卻不得而知。史家對其有多種說法,主要有日本說、琉球群島說、臺灣說、海南說和菲律賓說等等。

歷史上,孫權同時征“夷洲”(臺灣)與“澶洲”僅唯此次,其舉當時還遭到全琮、陸遜等大將的勸阻。其事在《三國志》的《全琮傳》與《陸遜傳》中皆有記載,分別以“夷洲及朱崖”和“珠崖及夷洲”并言。

“澶洲”與“朱崖”或“珠崖”,明顯是指同一個地方,也即是海南。“澶”,音與“儋”近,從音韻學之角度來看,其為“儋”之訛誤完全可能。

而孫權此番首征海南,雖“軍行經歲”,但仍未得海南。又于赤烏五年(238年),重派“將軍聶友、校尉陸凱以兵三萬討珠崖、儋耳”,終于達到了目的。

關于秦始皇派徐福出海求長生不老之藥的故事出自《史記》,但《史記》中僅簡單地記載:“徐福得平原廣澤,止王不來”。這平原廣澤在哪,司馬遷沒說,也無人知曉。一直到《三國志》,陳壽才在《孫權傳》中第一個說出了它的下落,那就是澶州。

明代海南四大才子之一王佐在《瓊臺外紀》中說,漢代海南島有“善人”,“此善人乃武帝置郡之初已有三萬之數,此皆遠近商賈與販貨利有積業者及土著受井受廛者”。其人及其數皆與《三國志》里所講的澶州徐福后裔驚人相似。

有理由相信“澶州”即為海南,“善人”便為第一批入居海南的漢人,可能就是秦時徐福所率三千童男與童女之后。

爰有南溟,中有奇甸

至元代,海南又曾為海上貿易集散地。據元汪大淵《島夷志略》記載,當時東南亞各國普遍與海南發生商貿關系。其中,遐來勿(今印度尼西亞馬魯古群島)“貿易之貨,用海南占城布、鐵線、銅鼎、紅絹、五色布、木梳、篦子、青器、粗碗之屬”;蘇羅鬲(今馬來西亞吉打州)“貿易之貨,用青白花器、海南巫侖布、銀、鐵、水埕、小罐、銅鼎之屬”;都督岸(今加里曼丹島西北端之達土角)“貿易之貨,用海南占城布、紅綠絹、鹽、鐵、銅鼎、色緞之屬”;蒲奔(今加里曼丹島東南部古代渤盆國)“貿易之貨,用青瓷器、粗碗、海南布、鐵線、大小埕瓷之屬”;蘇門傍(今泰國猶地亞西北的素攀武里一帶)“貿易之貨,用白糖、巫侖布、絹衣、花色宣絹、涂油、大小水埕之屬”;麻逸(今菲律賓民都洛島)“貿易之貨,用鼎、鐵塊、五彩紅布、紅絹、牙錠之屬”;文老古(今印度尼西亞馬魯古群島)“貿易之貨,用銀、鐵、水綾、絲布、巫侖八節那澗布、土印布、象齒、燒珠、青瓷器、埕器之屬”;日麗(今越南中部洞海一帶)“貿易之貨,用青瓷器、花布、粗碗、鐵塊、小印花布、五色布之屬”;丁家盧(今馬來西亞丁家奴)“貨用青白花瓷器、占城布、小紅絹、斗錫、酒之屬”;吉蘭丹(今馬來西亞半島北部)“貿易之貨,用塘頭市布、占城布、青盤、花碗、紅綠焇珠、琴、阮、鼓、板之屬”;加將門里(今非洲東海岸)“貿易之貨,用蘇杭五色緞、南北絲、土絹、巫侖布之屬”;曼陀郎(今印度曼德維港)“貿易之貨,用丁香、豆蔻、良姜、蓽苃、五色布、青器、斗錫、酒之屬”;哩伽塔(今東非摩洛哥)“貿易之貨,用金、銀、五色緞、巫侖布之屬”。其海上貿易之盛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其中,海南的布匹“巫侖布”普遍見諸東南亞各地,充分揭示了海南紡織技術之先進與紡織業之發達。也就是這樣,才發生黃道婆不遠千里來到海南學習紡織技術的故事。

至明代,朱元璋極其重視海南的建設,于洪武五年設海南衛,其后,海南在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地位日益重要起來。朱元璋贊曰:“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方數千里”(《勞海南衛指揮敕》),海南終由方外之域發展成了南溟奇甸。

發掘海南歷史文化

回顧儋耳故地的歷史,在深深感受瓊州歷史文明悠久之余,還充分領會了習近平總書記關注海南文化的深刻寓意。這一年來,海南省博物館努力發掘海南的歷史文化,著力展示海南歷史與南海文明。

這一年,海南省博物館完成二期擴建與一期改陳,實現了全面開館,隆重推出“南溟奇甸”九大系列基本陳列,其中“南溟泛舸——南海海洋文明陳列”獲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展覽精品獎;順利通過了國家一級博物館的運行評估;成功策劃與舉辦的反映20世紀30年代海南黎族社會風情的展覽“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并于2019年3月兩會期間赴京在民族文化宮博物館展出;完成了海南島東南沿海地區史前文化的全面考古調查;成功舉辦了“當代中國博物館策展人論壇”;編輯出版學術著作十余種(冊)……

未來的日子里,海南省博物館將以發掘儋耳故地及全海南的歷史與文化為己任,為增加海南文化自信,為海南自貿區(港)建設,肩負起文化擔當。(陳? 江)


責任編輯:高游
打印】 【關閉
 
最精准的一波中特公式 15远5彩票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豹子和技巧 东方心经心水免费资料大全 pk赛车正规吗 广东福彩26选5今晚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在线 三分钟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黑龙江时时直播 大赢家台湾分分彩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